官网入口-西北油田石油工程技术研究院自主研发易钻可溶裸眼封隔器应用成功

官网入口-西北油田石油工程技术研究院自主研发易钻可溶裸眼封隔器应用成功

春节前,由西北油田石油工程技术研究院李林涛工具创新工作室自主研发的易钻可溶裸眼封隔器在现场应用成功。可溶解、易钻除、耐高温160摄氏度、高承压50兆帕,这样的裸眼封隔器,在研究之初,很多人都觉得不可能完成,但李林涛工具创新工作室干成了,打破了传统裸眼封隔器酸压完井的技术瓶颈。

工作十年,李林涛一直对完井工具和工艺充满了兴趣,别人眼里的“铁疙瘩”,他却一定要钻研透,作为工程院测试所副所长、工具创新工作室负责人,他一直围绕生产现场需求解决各种难题。

疫情期间,虽然人远离现场,但李林涛的心从来没离开过现场。面对2021年建成千万吨产能的紧迫任务,工程院成立了钻完改一体化的攻关项目组,李林涛是“固井滑套+可溶球”工作组的组长,负责论证设计整套完井工艺;他所在的顺北高效完井党员责任区,为此提出了形成超深井完井方式选择、完井工艺方法和完井工具体系的具体目标。

“完井是衔接钻井和储层改造的关键环节,完井工艺对于后续改造措施的有效实施和增产效果,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在科研上李林涛有钻劲和狠劲,这项工作交给他的团队去落实,我们比较放心。”工程院党委书记、钻完井分管领导翟科军这样评价他。

“固井滑套+可溶球”工艺涉及工具数量少,不需要射孔,工艺连续性好、实施效率高,但是国内外应用案例少,分段级数受到投球限制。针对工艺存在的诸多不足,全面调研论证、方案设计、实施预案和工具准备,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严肃高效解决,李林涛加紧研究对策。

产能倍增任务的压力,攻关周期的压缩,让工作更加集中。“一两个月的工作我们现在要压缩到一两周完成,要求效率非常高。困难面前有党员,我们责无旁贷。”李林涛说到。虽然疫情在家办公,卧室变成办公室,但是工作上一点没落下,反而是通勤的时间省下来了,吃饭的时间也变短了,工作时长和效率都变高了,他常常是电脑面前边开会边吃饭,开完会立马开始论证作分析,根本忘记了下班。

“我不是一个在战斗,从院领导到每一个科研人员我们是一个团队,所有人并肩作战。我们有三个小组分别对三种完井工艺进行论证,顺北油田井深超过8000米,压力高,温度高,在我们的深井里会产生哪些新的问题,怎么去解决?通过详细的论证得出‘最优解’是我们的攻关目标。”李林涛介绍说。

井口工具配套、应急措施设备落实、工具之间的配合、新材料选择……每天不间断的技术交流,超深井分段完井的所有可能性都要考虑到。工具耐温普遍不够、耐酸尚不明确,这是他们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虽然已经初选出15类工具,形成初步方案,但是“现场必须万无一失”,李林涛带领团队每天都在为优选出一种适合顺北油田超深高压井效果好、风险低的分段完井工艺忙碌着。

“疫情让我们的距离从楼上楼下拉近到咫尺之间,距离近了,待在一起的时间反而变少了,看到他白天交流论证,晚上思考工程难题,连续熬通宵,本来就不少的白头发变得更多了,真的让人心疼。”李林涛的爱人这样说。

“我不是最辛苦,很多同事都跟我一样,加班开会、熬夜分析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李林涛说。针对千万吨级建设采用项目组联合攻关形式,每个组里都有不同专业所的同事,大家既是同事更是战友,彼此加深了认识,强化了沟通,工作效率和团队凝聚力大大提高。

“提速无极限,我们总有办法把效率提的更高,工程院的职责就是解决现场问题,现场需求就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李林涛说。

本科机械、研究生钻井工程、油二代,在油田工作是什么状态,李林涛从小就很清楚,但从他决定了走石油人这条道路,就没有过后悔。在以他名字命名的工具创新工作室中,所有的工具都是应现场需求而研发,解决各类现场难题。仅2019年他们就攻关井下工具15项,防漏失完井工具、可溶易钻油管……一项项成果成功运用于现场。他说,这是他的追求,更是工程院科研人的职责。(黄萍 汤晶)

责编:张阳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